不拍案不惊奇,网吧十年之常人琐事回忆录

  第一次进网吧,是受一位同学所邀,这位仁兄原本正如河滩上的一块卵石,平淡无奇,可当他拿起鼠标,对屏幕中的敌人进行精准射击之后,高度的精神专注和娴熟的操作,竟然使得他全身都发光了!
  
  我勒个去!要是我事先知道掀起那块脏兮兮的黑布帘子,走入那间没有空调,挤满了汗流浃背死大学生的屋子,会对我的人生路线产生什么样作用的话,只有要打死我才会进去啊!可惜没人打我也进去了,还TM是陷进去了——全因为我在无聊之下双击了一个叫做《叮当大富翁》的游戏!
  
  那时候的网吧,都是很小的门面,老板把自家的屋子腾一间,弄几台十五寸十七寸球面显示器的电脑,再牵一根128K的ISDN网路,就可以骄傲地打出“豪华高速网吧”的招牌开张了。  
  
  说是网吧,其实流行的还是各色单机或联网游戏,和中学时代的街机室一样几乎看不到女生。继《叮当大富翁》之后,我又接触了《大富翁4》、《上海大富翁》,继而是《仙剑奇侠传》、《轩辕剑》、《美少女梦工厂》……
  
  每小时收费2元的豪华网吧很快就不能支持了,于是换到了早上只收5毛,下午只收1块的平价网吧,再后来便只在夜幕深沉的时候,不慌不忙地从兜里排出一张五元的整票,沉稳地拍在柜台上,吐出四个字:“老板,通宵。”
  
  老板接过钱,一抬手,看表,十一点五十五,便点头道:“时间正好。”然后从黑黝黝的柜台下面摸起七八个面包或者爆米花糖,作为宵夜点心在每台电脑边放一个,接着就拉下卷帘门,锁死,回家睡觉,早上9点通宵结束之后再来开门放我们回去。
  
  我有一位室友,对我这种日夜颠倒的生活很不屑:“你一个女生怎么能这样子?和那么多男的关在一个屋子里?还嘻嘻哈哈的?不觉得危险?”
  
  我说:“时间金贵,需及时练功,大家都很忙,没空危险。”单机的时代过去了,大家在MUD挂机运镖之余开始讨论一个叫做UO的东西。
  
  终于有一天凌晨三点左右,停电了。突然而来的黑暗吓坏了一个一米七八的政法男生,他几乎是哭着奔向了门口开始砸门,从此老板就再也不反锁门。他在店里拖了两根条凳拼起来,练起了小龙女的功夫。这功夫实在辛苦,有晚打蚊子时终于从凳子上掉了下去,愤而归家,竟然东西也没有丢失。
  
  再过了一两年,蓝极速网吧惨案事发之后,我想起了这个停电的夜晚,记得我很困,直接趴在了键盘上睡去,早上醒来,右脸颊上一个又一个的坑。
  
  老板显然都是与时俱进的人,他们发现应群众需求装上了一个企鹅图标,叫做OICQ的聊天软件之后,生意变得越来越好了。女性顾客大批量增加,凌晨1、2点钟也有人来敲门。那位曾经鄙视过我的同学,也终于变成了网吧通宵场上的常客,她兴奋地说:“我现在已经加了快50位好友了!每次听到有陌生人咳嗽和好友上线的声音我都特别兴奋!网络太好玩,太有意思了,太多有趣的人和话题了!还可以直接语聊!”
  
  很不幸,像她这样热衷于语聊的人越来越多,晚上运镖练功的环境变得越来越聒噪,我终于也厌烦了盯着屏幕上的一串串绿字,回到了白天看书晚上睡觉的日子——什么事儿没有个腻歪的时候?如今谁上QQ不爱玩隐身呢?
  
  但老板们是极其欢迎这种彻夜聒噪的,配备了光纤网络之后,网管也从免一两个小时上网费的学生义管变成了专职的,提供全天候24小时人性化服务。饿了,帮你叫烧烤小面,困了,替你倒茶水披毛毯,只是奶油面包和爆米花糖的宵夜点心再也没有了,不知道是否有人深以为憾? 
 
  网管的待遇是每个月几百元钱,加24小时的免费上网。那位玩游戏会发光的男生非常认真地告诉我:“我的人生理想,就是做一个网吧网管。”
  
  认识四年后,我走上了游戏行的路,而他因为沉迷《传奇》成为了某个倒霉网吧里几个月都不会挪窝的一堆暗色的垃圾。可幸他其实是一位挺聪明的人,现在经营着一家属于自己的网吧,生意应该不错——最重要的是,他已经超额完成了他的人生理想,而我却一直没有完全脱离自我怀疑的徘徊。 
  
  哎哎,当初那间网吧,我到底是当进不当进呢?


     
  • 天涯,无处不在的相逢;天涯游戏,永不停止的快乐。玩游戏,上game.tianya.cn!